一剪梅

宋代 · 醴陵士人

宰相巍巍坐庙堂。说着经量。便要经量。那个臣僚上一章。头说经量。尾说经量。
轻狂太守在吾邦。闻说经量。星夜经量。山东河北久抛荒。好去经量。胡不经量。
关于诗人

醴陵士人,姓名及生平不详《花草粹编》卷七录词一首。

寻古诗词网微信小程序
微信扫描打开
收藏海报分享
相关诗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