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三百三首 其二七五

唐代 · 寒山

语你出家辈,何名为出家。奢华求养活,继缀族姓家。

美舌甜唇觜,谄曲心钩加。终日礼道场,持经置功课。

炉烧神佛香,打钟高声和。六时学客舂,昼夜不得卧。

只为爱钱财,心中不脱洒。见他高道人,却嫌诽谤骂。

驴屎比麝香,苦哉佛陀耶。又见出家儿,有力及无力。

上上高节者,鬼神钦道德。君王分辇坐,诸侯拜迎逆。

堪为世福田,世人须保惜。下下低愚者,诈现多求觅。

浊滥即可知,愚痴爱财色。著却福田衣,种田讨衣食。

作债税牛犁,为事不忠直。朝朝行弊恶,往往痛臀脊。

不解善思量,地狱苦无极。一朝著病缠,三年卧床席。

亦有真佛性,翻作无明贼。南无佛陀耶,远远求弥勒。

关于诗人

寒山(生卒年不详),字、号均不详,唐代长安(今陕西西安)人。出身于官宦人家,多次投考不第,后出家,三十岁后隐居于浙东天台山,享年一百多岁。严振非《寒山子身世考》中更以《北史》、《隋书》等大量史料与寒山诗相印证,指出寒山乃为隋皇室后裔杨瓒之子杨温,因遭皇室内的妒忌与排挤及佛教思想影响而遁入空门,隐于天台山寒岩。这位富有神话色彩的唐代诗人,曾经一度被世人冷落,然而随着二十世纪的到来,其诗却越来越多地被世人接受并广泛流传。正如其诗所写:“有人笑我诗,我诗合典雅。不烦郑氏笺,岂用毛公解。”

寻古诗词网微信小程序
微信扫描打开
收藏海报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