度北峡关作效谢灵运体

明代 · 邓云霄

北土多平原,旷望弥宇宙。南行入舒城,始觉群峰辏。

烟岚锁山门,岌巀土囊口。入之骇心魄,万状无不有。

曲径剧羊肠,危峦压马首。稠迭若赑屃,连接如携手。

溪回水懒流,天窄岩转陡。怪石献殊姿,蹲立像人兽。

宿瘤与疥驼,未足仿奇丑。树杪见人家,云中听鸡狗。

山魈并木魅,狞目楼林薮。悲风黑处来,万穴尽啸吼。

束峡镇雄关,关门仅如斗。峻疑五丁凿,崄出三蜀右。

一夫荷戈立,百万失驰骤。吾闻世有道,四夷自为守。

凉德弃人和,殽函竟谁有。时事近多艰,豺狼满墟囿。

我行逢岁晏,旅况动制肘。气寒风水涩,路远僮仆瘦。

迷朦误东西,错莫乱昏昼。回驭愧王阳,寸心翻自疚。

嗟予谬通籍,已落十年后。临关虽弃繻,偃蹇仍墨绶。

既忝耳目司,何以酬敷奏。袖中五色石,安能补天漏。

人运无百年,清霜入蒲柳。石火倏留光,谁复跻上寿。

近耻鸡鹜群,远忆希夷友。丹砂庶可学,玄牝亦可叩。

息踵踵常安,内视视乃久。停车问关吏,倘遇青牛叟。

关于诗人

邓云霄,明广东东莞人,字玄度。万历二十六年进士。授长洲知县,官至广西参政。有《冷邸小言》、《漱玉斋集》、《百花洲集》等。

寻古诗词网微信小程序
微信扫描打开
收藏海报分享